yabovip15-贾跃亭到底是不是骗子?深度解析FF91量产过程中的资本疑云!

拿到恒大投资的贾跃亭并没有松一口气,量产的“赌约”迫在眉睫,近日又遭到法拉第未来(以下称FF)前CFO公司起诉。命途多舛的FF再一次被推到风口浪尖。

支持贾老板的基本都是业界大佬,个顶个的人精。霸气如孙宏斌,在认真捋完乐视的账目后,仍然坚信:“乐视是个好公司,老贾是个好老板,我俩特别合!”更吊诡的是,明明之后的孙宏斌已经被“卷去”了165亿,生生在发布会上落泪,扬言“再花100亿也救不回来这个无底洞”。而这种情况下仍然有大佬来接盘,还是地产界大亨许家印。

首先孙宏斌以及那些中小股东,包括那一小撮明星(李小璐、张艺谋、郭敬明等),我觉得可以理解为第一类,就是被贾跃亭“梦想”洗脑的。因为他似乎总是能证明自己的“远见”,并说出动听的故事。

故事从2003年开始,那年贾跃亭30岁,他敏锐地嗅到3G的商业前景,并想从平台入手,做流媒体平台。后来他联合韩国LG公司,并买断搭载西伯尔系统的LG手机的中国经销权,在国内市场风生水起。

后来这家公司正式更名为乐视网。在2006年,以付费点播为主的乐视网在全网一片免费中面临巨大竞争冲击,但那时候贾跃亭仍然坚持购买正版,哪怕接近破产。很快,贾跃亭这一次的“远见”又起到了关键作用。

在那个年代,大多数影视出版方、投资人都没有意识到网络版权的价值,版权都是白菜价,这让乐视得以用极为低廉的价格囤积了数千部电影、几万集电视剧的版权。而当广电总局开始严抓盗版,版权分销成为乐视网新的盈利业务,并且营收不菲。

随着《潜伏》、《甄嬛传》等热剧的播出,网络独播权的身份让乐视网飞速崛起,跻身主流视频网站行列。2010年,乐视网成为第一家上市的视频企业。这时候,贾跃亭开始把目光投向了广告。随后,乐视进军影业,并开始接触硬件,投身智能电视领域。

硬件的加入便象征着贾跃亭的“乐视生态”初现端倪,有了原始积攒的资本,他的目光便放的更远了。

以电视为例,这是乐视的硬件基础。乐视电视用不计利润的低价格售出,并通过“乐视盒子”提供的版权归乐视网的海量高清影视剧收取年费。它是一整个生态闭环,上游生产内容、到平台收纳内容、再到终端设备覆盖和外部应用输入。利润不单从硬件获得,还要再加上视频点播付费业务、广告收入以及与开发者共同推广第三方应用。

不管在当时还是现在,这个模式都是极具前瞻性的,也是贾跃亭独到的“远见”。或许这些“资历”正是贾跃亭吸引投资的重要因素。

不过这个模式后来失败了,贾跃亭似乎忽略了最重要的一点,整个乐视生态圈,硬件是最晚布局的。于是承担所有流量的载体——乐视电视成了最薄弱的部位。

后来由于广电总局对境外剧的限制等原因,乐视电视甚至乐视电视生态圈失去了最核心的卖点,利润遭受巨大打击。2014年乐视度过了一个艰难的“寒冬”,在公司稍有好转之后,贾跃亭却选择高歌猛进,像个赌徒一般放出豪言,“2015年我们将颠覆传统汽车。”

于是2015年到2016年期间,贾跃亭大刀阔斧疯狂扩张,在布局完手机、金融等领域之后,乐视的七大生态初步就位。

后来的故事大家都知道了,2016年下半年乐视危机集中爆发,贾跃亭“跑路”美国“下周再也没回来”。

这么一路看下来,有这样简历背景的贾跃亭确有其实力,圈内人也都评价他有着这个浮躁时代所稀缺的某种企业家魅力。当时别说是投资人,乐视汽车吸引了谷歌首席法律顾问约书亚·麦圭尔、华为荣耀前总裁刘江峰和上海通用汽车总经理丁磊等业界大咖的加入。虽然最后都闹得一拍两散。

而许家印又是怎么回事呢?明明这个时候的贾跃亭已经被“人人喊打”了,怎么还有人往上扑?

讨论这个问题的时候,我们可以顺带讨论下开篇的第一二个问题——贾跃亭能不能回国以及FF汽车何时量产?

许家印是何人?当年出手足球买下恒大的时候让很多人费解,可后来恒大用实力创造了中国足球历史上罕见的成就。很明显,他是一个极富有远见和判断力的人。当年通过恒大足球,恒大品牌的知名度翻了好几倍,营收也是屡创新高,可谓稳赚不赔。

历史重演一般,许家印又出手了一个我们看不懂的领域。当然,许家印想做汽车很好理解,恒大曾提出多元化战略,意图去地产化转向物联网化的多产业发展,在快消品、文体、能源等方面均有布局,或者可以理解为“恒大生态圈”。如今新能源智能汽车领域得到国家大力扶持,也是未来的“风向标”,许家印加入其中并不稀奇。

今年6月25日,恒大集团以67.46亿港元收购香港时颖公司100%股份,而时颖以20亿美元收购了Smart King公司的45%股权,Smart King公司则全资持有FF香港和FF美国。时颖收购Smart King公司其实就等于收购FF公司,FF公司也成功获得20亿美元的融资。

有意思的是,投资方恒大健康在花了67亿港币买回估值67亿港币的资产之后,市值增长了260亿港币。连乐视网也一扫下跌的阴霾,开盘即一字涨停。

目前,时颖收购Smart King公司的20亿美元现已支付8亿美元的投资金额,剩余12亿美元投资将于2019年12月31日及2020年12月31日之前各支付6亿美元。也就是说,没有直接把钱一次性全押进去,而是看情况慢慢付的。

FF公司能拿到全款必须有一个前提,如果贾跃亭无法在2019年第一季度交付FF第一批量产车辆,就意味着出现了违约情况,也就是说,贾跃亭将失去对Smart King的控制权。

很明显,这是场彻头彻尾的生意,关乎资本运作,投入产出比早被安排的明明白白。

讽刺的是,贾跃亭之前在接受媒体采访时仍然是那副心怀天下的姿态,同时还diss了一番商业行为,“你是不是真正地去推动产业的进步,还是说就是一个简单的商人行为。毫不夸张地说,中国现在所有跨界造车的,都是商人行为。”

另外,许家印似乎并不太想跟贾跃亭扯上关系,对外宣传几乎只字不提这位“老赖”,并且在很多举动上都有种“去贾跃亭”化的感觉。

8月14日,恒拉第未来智能汽车(中国)集团在广州市恒大中心揭牌,意料之中的没有贾跃亭的身影。

这家公司在8月7日注册成功,注册资金为20亿美元。执行董事兼总经理为恒大集团副总裁彭建军,监事为刘浩,恒大集团总裁夏海钧为法拉第未来的董事长,此外还吸引了原广汽丰田董事长及副董事长担任总裁及COO。

贾跃亭承诺过,会尽快把账还了,但他现在很显然没还不了。如今FF的量产迫在眉睫,这次更是生死一搏,产不出来,贾跃亭就彻底败了。所以,至少到明年,贾跃亭回不了国。因为回国就象征着还债,他什么都做不了。

从之前FF91泄露出来的材料单上可以看出,这台车,单车物料成本就高达70万元,平均售价定到80万一台都完全不赚钱,边际利润区区几千块钱,参考同级别车型定价,国内上市起码150万起。一辆起步价达150万的小众跑车,一年撑死能卖几百辆。

FF截止去年有900名员工,兼顾第一辆车的研发和制造,一个稍微正常一点的弱小的独立自主造车的汽车公司,至少也得2000人起步。特斯拉目前4万多人,其中近半数是研发以及工厂员工。过去十年,平均每3年推出一款新车。

好了,你说现在不一样了,有了恒大这颗大树,人和钱都不是问题。的确,在恒拉第未来的揭幕仪式上,夏海钧承诺,10年后,FF的年产能计划达到500万辆。作为参考,特斯拉在中国上海的超级工厂仅年产50万辆,并在2年后动工。

不知道10年后技术会有多高的迭代,但至少现在看起来,500万辆的数就跟闹着玩一样。这群运作资本的领导似乎更擅长讲故事。

而早在今年2月,FF在广州南沙以3.64亿元拍下了一块地,并规划了10万产能,而且计划在2年内建成投产。

一台小众高端跑车,产能10万,到底卖给谁呢?还是说产的是别的?不管怎么说,年产10万辆放在FF91上基本不太可能。

现在距离贾跃亭承诺的量产约定最多7个月,而北美的FF工厂还在寻找承包商,南沙的工厂刚圈下土地,2年后才开始投产。我很好奇,贾跃亭的FF91怎么量产?至少在2019年一季度是悬了。

或许这一次,热衷于资本运作的贾跃亭遇上这行的老手了,到底谁被谁“骗”还真说不准。

贾跃亭曾在采访中表示,“FF生来就是希望能够做领先特斯拉一个时代的产品,做特斯拉下一个时代的产品、技术和商业模式,来变革这个产业,这是我最核心的使命。”他总是能把故事说的很动听,甚至把自己讲的热泪盈眶。

但是这个故事从头到尾,都是一个资本运作的故事。我并没有看到什么颠覆,什么变革。一次次相信贾跃亭又一次次失望而归的股东也好、吃瓜群众也好,如果还在坚持讨论他的执着和梦想,是不是家里都有矿啊?

更多精彩尽在这里,详情点击:https://therealyoudiet.com/,乐视网现金流断裂

yabobet-外媒深度解析乐视陨落:中国市场因贾跃亭失败而改变

街头歌手翻唱《真的好想你》重温经典 唱得线万娶的漂亮模特,看过她的走路姿势,大家都说值!

中国科技公司乐视44岁的创始人贾跃亭曾经一度计划建立一个可以匹敌奈飞+特斯拉+苹果的商业帝国。在这一野心的驱使下,贾跃亭很快将自己的公司从一个视频网站扩展至一个跨国企业,或是其自称的“共享生态体系”。乐视的业务范围包括了从电视到云计算,从智能手机到电动汽车。2016年1月,乐视公司将名称从乐视TV改成乐视生态,即乐视生态体系的缩写,以彰显贾跃亭的国际野心。

但是贾跃亭的野心并没有成功,取而代之的是乐视陷入了数十亿美元的债务泥潭之中,最终造成了乐视的衰落。

乐视公司的前雇员以及外部专家表示:事实上这只是贾跃亭自己个人的野心。贾跃亭所谓的乐视共享生态体系是一个浩大的工程,并最终引发了曾经万众瞩目的科技明星的陨落。这家在中国国内和全球市场都快速发展的公司最终跌落凡间,

一名要求匿名的乐视前员工指出,贾跃亭这样的赌博显示了公司当时挣扎的状态。该名员工之前任职于乐视生态的美国办公室。她表示,“贾跃亭的战略永远都是极度领先的,但是极度领先的战略需要极度的执行能力。对于一般公司或是雇员来说,能够完美地执行公司战略是很罕见的,更不要说是在当时那样极速扩张的背景下。”

到了2016年底,乐视极速的扩张使得公司的架构极度复杂。贾跃亭希望搭建一个搭载于乐视硬件(电动汽车到智能手机)上的拥有乐视专属内容的平台

此外,尽管当时的乐视对于大部分的美国消费者来说是陌生的,且大部分的乐视服务直到2016年12月前都没法使用,但是乐视没有停止其在美国的极速扩张。2016年6月,乐视宣布从雅虎手中买下了其位于加州圣克拉拉49英亩的办公场地,

一名任职于乐视香港办公室的前员工表示,“保持乐观是没问题的,但是不能太过于激进。”一名要求匿名的乐视前员工表示,“别的公司都在嘲笑我们。怎么可能在2018年前从200人增加超过10000人。那可比Facebook的员工总数还要多。”

该名员工表示在对公司感到失望以及不看好乐视生态未来的情况下,自己于去年离开了公司。

,而高层中没有人了解中国大陆以外的市场。贾跃亭做的很多,但是他的能力不足以让他做这么多。此外,乐视的员工招聘上存在问题,并没有找到能力很强或者说合格的员工。融资带来了什么?融资没有解决乐视的战略问题,也没有解决人才问题。”

正当美国硅谷的媒体争相报道乐视在硅谷开疆拓土一事时,中国内地的投资者开始担心其乐视生态的财政状况。

2016年开始,中国媒体,以及微博和微信上的社交公众号开始就乐视生态下于深圳交易所的上市公司发布的财报发出警告。乐视生态旗下的乐视网在其2016年年报中表示,

2016年,乐视网的营收近增长89.3亿元人民币。因此,乐视网的应收款项增长就占到了整个公司营收的近60%。

与此同时,乐视网当年的营运现金流竟然为负10.7亿元,将去年同期下降221.97%。

因此,伴随着应收款项的大涨以及现金流的大幅萎缩,乐视生态的现金流正在枯竭。除此之外,乐视网与乐视生态关联方交易价格的飞涨也让外界开始怀疑,乐视网正在利用财务技巧夸大自己实际的销售数据。

因为担心乐视生态资金链断裂的风险,投资者开始抛售乐视网的股票。到2016年年底,乐视网的股价较2015年的记录最高位下跌了55%。在2017年公司申请暂停交易前,再度下跌14.3%。乐视生态香港办公室的前雇员表示,“我知道公司可能在2016年7月时面临着现金流上的困难。我听到乐视生态印度办公室的同事向总部表示当地广告商要求它们支付相关费用,但是印度分公司当时没有钱支付相关费用。”

当时,乐视生态的发言人拒绝就市场中有关乐视生态管理不善,财务可能存在问题以及现金流紧张的问题做出评论。

2016年年末,公司创始人贾跃亭承认乐视生态正面临着严重的财务危机。不久之后,情况进一步恶化,直到引发了乐视生态的多米诺骨牌效应:公司停止在内华达的电动汽车制造工厂计划;乐视生态计划出售硅谷总部并裁员数百人的消息被爆出;取消收购美国电视制造商Vizio的计划,并遭对方追讨1亿美元的终止交易费用。中国国内一大波供应商纷纷起诉乐视生态不履行合约偿还债务。2016年7月3日,因为乐视生态的一笔招商银行贷款违约,上海一家法院冻结了乐视生态和贾跃亭持有的12.4亿元人民币资产。

几天之后,贾跃亭宣布辞去了公司一切的职务,包括乐视董事长的职务。贾跃亭表示自己将会专注于乐视生态旗下汽车部门法拉第未来的业务发展。贾跃亭幻想将法拉第打造成特斯拉的挑战者。

在声誉大跌以及一系列的诉讼下,乐视公司的管理层被大清洗。融创中国的孙宏斌成为乐视新任的董事长。

乐视生态的崩溃给中国的监管机构上了一课。中国的监管机构于近期开始严查所谓的“共享生态系统”的经营模式,并开始整治可疑的关联方交易。

2016年10月初,中国的21世纪经济报道援引行业内消息表示,中国证监会已经开始要求上市公司公布更多的信息以及减少关联方交易。根据21世纪经济报道的报道,中国证监会已经开始加强对具有复杂公司结构或大量关联方的科技公司的监管。

消息人士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乐视生态所暴露出的风险给整个市场上了一课。监管机构已经开始审查以所谓的共享生态体系为名的关联方交易。”

这可以从中国证监会之后做出的一系列决定中看出。2016年10月初,中国证监会禁止了多家保险公司与母公司的关联交易。

,对申请上市企业的财务标准,资本要求和披露准则提出了更加严格的要求。根据中国证监会公布的数据显示,2016年第三季度的上市发行审核通过率为80.99%,较2016年全年的90.96下降近10%。

当年第四季度,中国证监会的标准进一步收紧:自新一届证监会发行评审委员会成员于9月底就职以来,发行审核通过率一度下跌至近56%。根据路透社的报道,2016年11月7月,中国证监会仅通过了6宗上市发行申请中的一宗,创下2015年以来最低的日通过率。

北京一家证券公司的消息人士表示,“整体的上市发行通过率已经接近10年来的最低点。”

现在,乐视生态依然处在风暴的中心。自辞去乐视生态的一切职务之后,贾跃亭据传一直待在美国,并且很少发声。这让乐视的债权人和乐视生态的中国员工无法确定其当前身在何方以及何时会回到国内。

上个月,一家中国科技新闻媒体报道贾跃亭计划在美国申请法拉第未来公司的破产,并将其出售给美国投资人。

但是无论贾跃亭如何保持低调,或是最终带着法拉第未来回国,有一件事是很清楚的:曾经象征着中国全球化发展和国际化企业形象的“共享生态体系”现在是北京方面重点关注的领域。

更多精彩尽在这里,详情点击:https://therealyoudiet.com/,乐视网现金流断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