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abovip15-贾跃亭到底是不是骗子?深度解析FF91量产过程中的资本疑云!

拿到恒大投资的贾跃亭并没有松一口气,量产的“赌约”迫在眉睫,近日又遭到法拉第未来(以下称FF)前CFO公司起诉。命途多舛的FF再一次被推到风口浪尖。

支持贾老板的基本都是业界大佬,个顶个的人精。霸气如孙宏斌,在认真捋完乐视的账目后,仍然坚信:“乐视是个好公司,老贾是个好老板,我俩特别合!”更吊诡的是,明明之后的孙宏斌已经被“卷去”了165亿,生生在发布会上落泪,扬言“再花100亿也救不回来这个无底洞”。而这种情况下仍然有大佬来接盘,还是地产界大亨许家印。

首先孙宏斌以及那些中小股东,包括那一小撮明星(李小璐、张艺谋、郭敬明等),我觉得可以理解为第一类,就是被贾跃亭“梦想”洗脑的。因为他似乎总是能证明自己的“远见”,并说出动听的故事。

故事从2003年开始,那年贾跃亭30岁,他敏锐地嗅到3G的商业前景,并想从平台入手,做流媒体平台。后来他联合韩国LG公司,并买断搭载西伯尔系统的LG手机的中国经销权,在国内市场风生水起。

后来这家公司正式更名为乐视网。在2006年,以付费点播为主的乐视网在全网一片免费中面临巨大竞争冲击,但那时候贾跃亭仍然坚持购买正版,哪怕接近破产。很快,贾跃亭这一次的“远见”又起到了关键作用。

在那个年代,大多数影视出版方、投资人都没有意识到网络版权的价值,版权都是白菜价,这让乐视得以用极为低廉的价格囤积了数千部电影、几万集电视剧的版权。而当广电总局开始严抓盗版,版权分销成为乐视网新的盈利业务,并且营收不菲。

随着《潜伏》、《甄嬛传》等热剧的播出,网络独播权的身份让乐视网飞速崛起,跻身主流视频网站行列。2010年,乐视网成为第一家上市的视频企业。这时候,贾跃亭开始把目光投向了广告。随后,乐视进军影业,并开始接触硬件,投身智能电视领域。

硬件的加入便象征着贾跃亭的“乐视生态”初现端倪,有了原始积攒的资本,他的目光便放的更远了。

以电视为例,这是乐视的硬件基础。乐视电视用不计利润的低价格售出,并通过“乐视盒子”提供的版权归乐视网的海量高清影视剧收取年费。它是一整个生态闭环,上游生产内容、到平台收纳内容、再到终端设备覆盖和外部应用输入。利润不单从硬件获得,还要再加上视频点播付费业务、广告收入以及与开发者共同推广第三方应用。

不管在当时还是现在,这个模式都是极具前瞻性的,也是贾跃亭独到的“远见”。或许这些“资历”正是贾跃亭吸引投资的重要因素。

不过这个模式后来失败了,贾跃亭似乎忽略了最重要的一点,整个乐视生态圈,硬件是最晚布局的。于是承担所有流量的载体——乐视电视成了最薄弱的部位。

后来由于广电总局对境外剧的限制等原因,乐视电视甚至乐视电视生态圈失去了最核心的卖点,利润遭受巨大打击。2014年乐视度过了一个艰难的“寒冬”,在公司稍有好转之后,贾跃亭却选择高歌猛进,像个赌徒一般放出豪言,“2015年我们将颠覆传统汽车。”

于是2015年到2016年期间,贾跃亭大刀阔斧疯狂扩张,在布局完手机、金融等领域之后,乐视的七大生态初步就位。

后来的故事大家都知道了,2016年下半年乐视危机集中爆发,贾跃亭“跑路”美国“下周再也没回来”。

这么一路看下来,有这样简历背景的贾跃亭确有其实力,圈内人也都评价他有着这个浮躁时代所稀缺的某种企业家魅力。当时别说是投资人,乐视汽车吸引了谷歌首席法律顾问约书亚·麦圭尔、华为荣耀前总裁刘江峰和上海通用汽车总经理丁磊等业界大咖的加入。虽然最后都闹得一拍两散。

而许家印又是怎么回事呢?明明这个时候的贾跃亭已经被“人人喊打”了,怎么还有人往上扑?

讨论这个问题的时候,我们可以顺带讨论下开篇的第一二个问题——贾跃亭能不能回国以及FF汽车何时量产?

许家印是何人?当年出手足球买下恒大的时候让很多人费解,可后来恒大用实力创造了中国足球历史上罕见的成就。很明显,他是一个极富有远见和判断力的人。当年通过恒大足球,恒大品牌的知名度翻了好几倍,营收也是屡创新高,可谓稳赚不赔。

历史重演一般,许家印又出手了一个我们看不懂的领域。当然,许家印想做汽车很好理解,恒大曾提出多元化战略,意图去地产化转向物联网化的多产业发展,在快消品、文体、能源等方面均有布局,或者可以理解为“恒大生态圈”。如今新能源智能汽车领域得到国家大力扶持,也是未来的“风向标”,许家印加入其中并不稀奇。

今年6月25日,恒大集团以67.46亿港元收购香港时颖公司100%股份,而时颖以20亿美元收购了Smart King公司的45%股权,Smart King公司则全资持有FF香港和FF美国。时颖收购Smart King公司其实就等于收购FF公司,FF公司也成功获得20亿美元的融资。

有意思的是,投资方恒大健康在花了67亿港币买回估值67亿港币的资产之后,市值增长了260亿港币。连乐视网也一扫下跌的阴霾,开盘即一字涨停。

目前,时颖收购Smart King公司的20亿美元现已支付8亿美元的投资金额,剩余12亿美元投资将于2019年12月31日及2020年12月31日之前各支付6亿美元。也就是说,没有直接把钱一次性全押进去,而是看情况慢慢付的。

FF公司能拿到全款必须有一个前提,如果贾跃亭无法在2019年第一季度交付FF第一批量产车辆,就意味着出现了违约情况,也就是说,贾跃亭将失去对Smart King的控制权。

很明显,这是场彻头彻尾的生意,关乎资本运作,投入产出比早被安排的明明白白。

讽刺的是,贾跃亭之前在接受媒体采访时仍然是那副心怀天下的姿态,同时还diss了一番商业行为,“你是不是真正地去推动产业的进步,还是说就是一个简单的商人行为。毫不夸张地说,中国现在所有跨界造车的,都是商人行为。”

另外,许家印似乎并不太想跟贾跃亭扯上关系,对外宣传几乎只字不提这位“老赖”,并且在很多举动上都有种“去贾跃亭”化的感觉。

8月14日,恒拉第未来智能汽车(中国)集团在广州市恒大中心揭牌,意料之中的没有贾跃亭的身影。

这家公司在8月7日注册成功,注册资金为20亿美元。执行董事兼总经理为恒大集团副总裁彭建军,监事为刘浩,恒大集团总裁夏海钧为法拉第未来的董事长,此外还吸引了原广汽丰田董事长及副董事长担任总裁及COO。

贾跃亭承诺过,会尽快把账还了,但他现在很显然没还不了。如今FF的量产迫在眉睫,这次更是生死一搏,产不出来,贾跃亭就彻底败了。所以,至少到明年,贾跃亭回不了国。因为回国就象征着还债,他什么都做不了。

从之前FF91泄露出来的材料单上可以看出,这台车,单车物料成本就高达70万元,平均售价定到80万一台都完全不赚钱,边际利润区区几千块钱,参考同级别车型定价,国内上市起码150万起。一辆起步价达150万的小众跑车,一年撑死能卖几百辆。

FF截止去年有900名员工,兼顾第一辆车的研发和制造,一个稍微正常一点的弱小的独立自主造车的汽车公司,至少也得2000人起步。特斯拉目前4万多人,其中近半数是研发以及工厂员工。过去十年,平均每3年推出一款新车。

好了,你说现在不一样了,有了恒大这颗大树,人和钱都不是问题。的确,在恒拉第未来的揭幕仪式上,夏海钧承诺,10年后,FF的年产能计划达到500万辆。作为参考,特斯拉在中国上海的超级工厂仅年产50万辆,并在2年后动工。

不知道10年后技术会有多高的迭代,但至少现在看起来,500万辆的数就跟闹着玩一样。这群运作资本的领导似乎更擅长讲故事。

而早在今年2月,FF在广州南沙以3.64亿元拍下了一块地,并规划了10万产能,而且计划在2年内建成投产。

一台小众高端跑车,产能10万,到底卖给谁呢?还是说产的是别的?不管怎么说,年产10万辆放在FF91上基本不太可能。

现在距离贾跃亭承诺的量产约定最多7个月,而北美的FF工厂还在寻找承包商,南沙的工厂刚圈下土地,2年后才开始投产。我很好奇,贾跃亭的FF91怎么量产?至少在2019年一季度是悬了。

或许这一次,热衷于资本运作的贾跃亭遇上这行的老手了,到底谁被谁“骗”还真说不准。

贾跃亭曾在采访中表示,“FF生来就是希望能够做领先特斯拉一个时代的产品,做特斯拉下一个时代的产品、技术和商业模式,来变革这个产业,这是我最核心的使命。”他总是能把故事说的很动听,甚至把自己讲的热泪盈眶。

但是这个故事从头到尾,都是一个资本运作的故事。我并没有看到什么颠覆,什么变革。一次次相信贾跃亭又一次次失望而归的股东也好、吃瓜群众也好,如果还在坚持讨论他的执着和梦想,是不是家里都有矿啊?

更多精彩尽在这里,详情点击:https://therealyoudiet.com/,乐视网现金流断裂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